最新消息
努力拼搏成就更大梦想
城设 • 誌2018年12月号现已出版

说他是时间的守岁者。则介说:“如今市场上的藏毯几乎也是手工做的,但都是大批量生产,花纹样式都不如从前精美。此外,老藏毯之美就在于它的天然染色。你看,这几幅藏毯都‘活了’两百年了,还是光亮如新。但新藏毯不同,它们会掉色,洗刷几次便会损坏。”我忽然想起一句,人不如新,衣不如旧。并不是“旧”的就一定是好的,但在那个没有电力的年代,“旧”代表着一种纯手工、纯自然的传承技艺。所以,“旧

则介收藏了一张牦牛毛编织的藏毯,非常厚重。我们常见的藏毯都是羊毛编织的,牦牛毛编织的藏毯在市面上非常少见。这幅黑色的牦牛毛藏毯不仅耐脏,它显得沉稳、内敛、温静、亲切。它像羌塘草原里逐水草而居的牧民,安静地承载着所有悲喜。

则介介绍道,这张牦牛毛做的藏毯如今的市场价为3万元。可见其稀有而珍贵。

老藏毯收藏非常小众